吕夷简
咸平三年(1000年),吕夷简登进士第,初补绛州军事推官。后以刑部郎中权知开封府。宋仁宗即位,进右谏议大夫,以给事中职参知政事。天圣六年(1028年),拜同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。明道二年(1033年)罢相,不久复职。景祐二年(1035年),加右仆射,封申国公。次年,因与王曾争事,二人同时罢相。康定元年(1040年),由判天雄军复入相。庆历元年(1041年),徙封许国公,判枢密院,改兼枢密使。次年,因病以太尉致仕。庆历四年(1044年)卒,年六十六。赠太师、中书令,谥文靖。嘉祐八年(1063年),配享仁宗庙庭。宝庆二年(1226年),理宗图其像于昭勋阁,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吕夷简辅佐年幼的仁宗,在太后临朝听政的情况下,正确处理北宋国内国外诸多矛盾,保证了北宋社会安定,经济发展,为宋代名相之一。有集二十卷,已佚。《全宋诗》录其诗十一首。

吕夷简(978-1044103),字坦夫,寿州(治今安徽凤台)人。祖籍莱州(今属山东),后移家寿州(治今安徽凤台)。北宋著名政治家,司空吕蒙正之侄,光禄寺丞吕蒙亨之子。

生平介绍

出身背景

吕夷简出身仕宦之家,伯父吕蒙正宋真宗时的宰相;父亲吕蒙亨官至光禄寺丞、大理寺丞。其祖父龟祥曾任安徽寿州知州,故移家寿州。他是真宗初年进士,历任通州通判、滨州知州、礼部员外郎、刑部员外郎兼侍御史。吕夷简才识卓优、清慎勤政,当时便有“廉能”之誉。知滨州时,他上疏请免掉农具税,真宗为之颁行天下。在礼部员外郎任上,他批评真宗建筑宫观是劳民伤财,请罢除冬天河运木石。真宗称赞他“有为国爱民之心”,数次委以大任。他曾出使契丹议和划界,返朝后升任知制诰之职,成为真宗的近臣。真宗末年,他升为龙图阁直学士迁刑部郎中,权知开封府。真宗把他的名字写在屏风上,朝野盛传吕夷简将要大拜为相。

临危受命

1022年,真宗崩。年幼的仁宗即位,刘太后临朝称制。吕夷简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(宰相),集贤殿大学士。刘太后性格刚愎,又不明习国政,但朝政非经她批准不可。吕夷简一方面要细心处理国家大事,一方面还要小心翼翼地约束太后的放纵和独断专行。在这种情况下,吕夷简本着公忠报国之心,殚心竭虑地处理万千事务。小事他照顾太后的颜面,大事则寸步不让,有时惹得太后非常恼怒。遇到这种情况,吕夷简总是详细剖白,再三陈述自己的意见,迫使太后接受正确意见。例如:真宗附庙大典,刘太后提出要把真宗活着时用的全部东西供在太庙;同时用银罩覆盖真宗神位。并说不这样做就是对真宗不敬。吕夷简说,对真宗最好的怀念是辅助幼主治理好天下,浪费和铺张不是先帝所希望的,终于制止了太后的做法。

又如,明道元年,先帝宋真宗的一个普通嫔妃李氏病逝,太后未公开治丧。吕夷简朝令时提出此事,太后惊急地说:“宰相也管宫中事吗?”刘太后忙让仁宗皇帝退朝后,并独自召见吕夷简。吕夷简针锋相对地说:“太后不为日后保全刘家着想吗?”一句话震住了太后,后来才下诏以皇后礼下葬李氏。原来李氏不是普通人,她便是当今仁宗皇帝的生身之母!

荆王的儿子一直养在宫中,太后很喜欢他,长大了也不放他出宫。大臣们多次请求,太后推说让他给仁宗陪读。吕夷简说:“圣上应该亲近儒臣,方能便于圣德的养成。”太后没办法,只好放他出宫。在吕夷简努力下,仁宗初年政治清平,社会安定。《宋史》评价他说:“仁宗初立,太后临朝十余年,天下晏然,夷简之力为多。”

八条规劝

明道二年(1033年),太后崩,仁宗亲政。吕夷简向他提出八条规劝,即:正朝纲、塞邪径、禁货贿、辨佞壬、绝女谒,疏近习、罢力役、节冗费。仁宗皆虚心接受。仁宗郭皇后素不满吕夷简,在仁宗面前挑拨他与吕夷简的关系,吕夷简被短期罢相,旋即复任。郭皇后脾气暴躁,在宫中与尚美人发生争执,大打出手,不料一巴掌打在拉架的仁宗脸上。仁宗决意废掉她,吕夷简也表示赞同;孔道辅、范仲淹等人疏救,被贬官外任。

谥号

庆历二年(1042年),吕夷简因风眩病倒。仁宗让他数日一至中书,裁决军国大事。并剪下自己的胡子送给吕夷简,说:古谓胡须可疗疾,今剪须赐卿,望卿早日康复。庆历三年春,吕夷简病重。仁宗召见了他,不让他下拜,扶他坐在自己面前。希望他在身体许可的情况下多多过问朝政。吕夷简再三辞让,仁宗允他以太尉致仕。不久,吕夷简病故。仁宗临朝叹曰:安得忧国忘身如夷简者”(《宋史》本传)。令恤典从优,赠官太师、中书令,谥文靖,后配享仁宗庙。

为政举措

安抚边疆

吕夷简在处理宋与辽、夏关系,巩固边防方面卓有贡献。他任用范仲淹用兵西夏,派名臣出使辽邦,与两国达成和议,实现了和平,保护了国内安定的社会环境,这是具有积极意义的。但在上述关系的处理上,吕夷简对辽夏让步太多,岁输银两、锦帛过巨,加重了国内财政负担,这是应当指出的。

知人善任

在用人上,吕夷简反对他的人不够宽容。这些人物常常被他贬往远方任职,如孔道辅、范仲淹等。欧阳修批评吕夷简二十年间坏了天下。其在位之日,专夺国权,胁制中外,人皆畏之。但是,吕夷简对真正有才干的官员还是能够重用的。常常一面薄惩示威,一面使用,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。故《宋史》称他:于天下事屈伸舒卷、动有操术。

吕夷简对不可能对自己仕途造成威胁的对手静观其变,甚至还加以推荐。

  吕夷简建议任用张士逊为宰相

天圣六年(1028)三月,宰相张知白去世后,另一宰相王曾推荐吕夷简接任相位,枢密使曹利用则推荐张士逊为宰相。刘太后认为张士逊(真宗老臣,时64岁)品位在吕夷简之上,因而想任用张士逊。而王曾则主张挑选宰相应该按照实际能力,不应按官品的高低,于是刘太后同意任用吕夷简为宰相。但吕夷简上书皇太后,盛赞张士逊曾精心辅佐过宋真宗皇帝,并建议任用张士逊为宰相,刘太后十分欣赏吕夷简豁达大度之量,于是张士逊接任宰相职务。曹利用和张士逊都是仁宗老臣,不仅王曾和专横跋扈的曹利用不和,而且刘太后和朝中许多大臣早就对曹利用及其子弟非常不满,况且张士逊能力不高且是个不检点的人,曹利用出事和张士逊受牵连是必然的。事实上,也就一年,曹利用侄子犯事,曹张二人罢官,吕夷简拜相水到渠成。

  静候王曾罢首相

天圣七年六月丁未,大雷雨,玉清昭应宫灾。甲寅,王曾罢首相。八月己丑,以吕夷简为昭文馆大学士(《宋史仁宗纪》)。太后左右姻家稍通请谒,曾多所裁抑,太后滋不悦。会玉清昭应宫灾,乃出知青州。(《王曾传》)。

  才在己下者方可荐之

宝元元年(1038)三月。初,吕夷简罢,密荐随与佐二人为相,其意引援非才,居己下者用之,觊它日帝或见思而复相己。及随与佐、亿、中立等议政,数忿争于中书。随寻属疾在告,诏五日一朝,日赴中书视事,而佐复年高,事多不举,时有中书翻为养病坊之语。会灾异仍见,琦论随等疏凡十上,佐亦先自援汉故事求策免,于是四人者俱罢(《续资治通鉴》)。吕夷简荐王随陈尧佐作相,二人皆无应务之才,随又多病,数在告,未几为谏官所论,皆罢。上复思夷简,终再用焉(《儒林公议》)。

  退休前荐死敌夏竦

夏竦是个独狼式人物,吕夷简主政时一直把他安置在远离自己的地方,直到吕要退休才别有用心地推荐夏竦为接班人。

吕夷简对自己仕途造成威胁的隐患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 打时间差王曾上当

 吕夷简、王曾同在相府。曾公忠守道,夷简专用小数笼引党类,复纵其子公绰交结人士,盛纳货赂,其门如市。曾知而恶之。夷简权宠益盛,范仲淹辈数于上前攻其短,既而言者相继斥逐,曾寖不乐,然曾性淳厚,又不欲有欺于同列。一日,先白夷简欲面启求退,夷简止之曰:更俟旬日作表章,当与公同避贤路耳。而夷简急拜章求罢,不复白曾,曾颇后时。上乃疑曾不能容夷简,曾怒为所卖,乃密陈夷简赃私,坏公朝纲纪。上乃诘曾实状,曾素不知主名,不能对,遂两罢政柄。夷简以使相判许州,曾以资政殿大学士判郓州。(田况《儒林公议》)。

  勾结范讽宦官为废后推波助澜打击反对派不择手段

 明道二年(1033年)三月仁宗亲政,召还宋绶、范仲淹,吕夷简、张耆、夏竦陈尧佐、范雍、赵稹、晏殊皆罢。夷简手疏八事,曰正朝纲,塞邪径,禁贿赂,辨佞壬,绝女谒,疏近习,罢力役,节冗费,其语甚切。帝与夷简谋,以耆、竦等皆太后所任用,欲悉罢之。退,告郭后,后曰:夷简独不附太后邪?但多机巧,善应变耳。由是并罢夷简。及宣制,夷简方押班,闻唱其名,大骇,不知其故。而夷简素厚内侍副都知阎文应,因使为中诇,久之,乃知事由后云。初,郭皇后之立,非帝意,浸见疏;而后挟庄献势颇骄,后宫希得进。及庄献崩,帝稍自纵,宫人尚氏、杨氏骤有宠;后性妒,屡与忿争。尚氏尝于帝前语侵后,后不胜忿,起批其颊。帝自起救之,后误批帝颈。帝大怒,有废后意。内侍副都知阎文应,白帝出爪痕示执政近臣。吕夷简以前罢相故怨后,而范讽方与夷简相接,讽乘间言:“后立九年无子。义当废。”夷简赞其言。帝意未决,外人藉藉颇有闻者。十月吕夷简复相。十二月乙卯,废皇后郭氏为净妃,御史中丞孔道辅率谏官、御史,大呼殿门请对,诏宰相告以皇后当废状。丙辰,出道辅及谏官范仲淹,仍诏台谏自今毋相率请对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

  范讽充当吕夷简枪手也没好下场

 景祐元年(1034年)七月,以翰林侍读学士范讽为给事中、龙图阁学士,知兗州。讽性倜傥,不拘细行。雅善李迪。常与张士逊议论不合,为中丞,力挤士逊。授吕夷简入相,又合谋废郭后,欲夷简引己置二府,然夷简惮讽,终不敢荐也。讽建议,朝廷当差择能臣,留以代大臣之不称职者,夷简闻而恶之。权三司使公半岁,以疾免;既久不得意,愤激求出。将行,复谓帝曰:陛下朝无忠臣,一旦纪纲大坏,然后召臣,何益!夷简愈恶之,故寻被谴黜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

  李迪受范讽累罢相

景祐二年(1034年)二月李迪罢。初,知兗州范讽,责授武昌行军司马,广东转运使庞籍,降知临江军,光禄寺丞石延年落职,通判海州,仍下诏以讽罪申饬中外。先是籍为御史,数劾讽,宰相李迪右讽弗治,反左迁籍。籍既罢,益追劾讽不置,且言讽放纵不拘礼法,苟释不治,则败乱风俗。会讽亦请辨,乃诏即南京置狱,遣淮南转运使黄总、提点河北刑狱张嵩讯之。籍坐所劾讽有不如奏,法当免;讽当以赎论。讽不待论报,擅还兗州。吕夷简疾讽诡激,且欲因讽以倾迪,故特宽籍而重贬讽,凡与讽善者皆黜削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。

  范仲淹朋党再罢

 景祐三年正月壬追复郭氏为皇后。三月天章阁待制范仲淹坐讥刺大臣,落职知饶州。集贤校理余靖、馆阁校勘尹洙、欧阳修并落职补外。仲淹言事无所避,大臣权幸多恶之。时吕夷简执政,仕进者往往出其门。仲淹言:官人之法,人主当知其迟速升降之序,进退近臣,不宜全委宰相。又上《百官图》,指其次第曰:如此为序迁,如此为不次,如此则公,如此则私,不可不察。夷简滋不悦。仲淹言:汉成帝信张,不疑舅家,故有王莽之乱。臣恐今日朝廷亦有张坏陛下家法,不可不早辨也。夷简大怒,以仲淹语辨于帝前,且诉仲淹越职言事,荐引朋党,离间君臣。仲淹亦交章对析,辞愈切,由是降出。侍御史韩缜,希夷简意,请以仲淹朋党榜朝堂,戒百官越职言事,从之。时治朋党方急,士大夫畏宰相,少肯送仲淹者。天章阁待制李纮、集贤校理王质,皆载酒往饯,质又独留语数夕。或以诮质,质曰:“希文贤者,得为朋党,幸矣。”希文,仲淹字也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。

  书呆子宋庠被吕夷简当枪使

 庆历元年(1041年)二月元昊寇渭州,四月降范仲淹为户部员外郎知耀州。五月宋庠、鄭戩罷,先是吕夷简当国,同列不敢预事,独庠数与争论,夷简不悦。帝顾庠颇厚,夷简忌甚,求所以倾庠,未得。及议范仲淹通书元昊事,夷简从容谓庠曰:人臣无外交,希文何敢如此!庠以夷简诚深罪仲淹也,遽请斩仲淹。已而夷简以杜衍之言为是,庠遂仓皇失错。论者皆咎庠,不知为夷简所卖也。于是用朋党事,与戬俱罢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。

  吕夷简没有道德底线竟将任布狂愚之子做工具攻击任布

 庆历二年七月任布罷。布任枢密,数与宰相吕夷简忤。初,布长子逊,素狂愚,夷简知之,乃怵使言事,许以谏官。逊即上书历诋执政,且斥布不才。布见其书,匿之。夷简又趣逊以书上。逊复上书罪匿者。帝问知匿者乃布也,布谢:臣子少有心疾,其言悖缪,惧辱朝廷,故不敢宣布。侍御史鱼周询因劾布,布遂罢去。逊尚留京师,望除谏官,夷简寻以它事黜之。(《续资治通鉴》)。

  吕夷简授使辽富弼国书与口传之辞相异

 庆历二年,大辽以重兵压境,求关南十县之地。虏意不测,在廷之臣无敢行者。富韩公()往聘,面折虏之君臣,虏辞屈,增币二十万而和。方富公再使也,受国书及口传之辞于政府,既行,谓其副曰:吾为使者而不见国书,万一书辞与口传者异,则吾事败矣。发书视之,果不同。公驰还,见仁宗具论之。公曰:政府固为此,欲置臣于死地。臣死不足惜,奈国命何?仁宗召宰相吕夷简面问之,夷简从容袖其书曰:恐是误,当令改定。” ( 邵伯温《闻见录》)